夏雨清访谈实录:什么是民宿?(下)
发布者:大地乡居  发布时间:2019-09-02  浏览量:264

夏雨清访谈实录
什么是民宿


录音整理 

大地风景文旅研究院 薛涛 杨帆
上篇:

点击阅读:夏雨清访谈实录:什么是民宿?(上)

下篇:






 四问 |   国际视角下的

     “民宿”比较 


李霞曾有学者认为中国大陆的民宿实际上过于奢华了。日本的民宿很质朴,中国台湾的民宿很精致,大陆的民宿很奢华。您怎么认为呢?因为“民宿”本身也是一个外来词,在不同的国家地区,其所指代东西也不太一样,我们应该如何横向地对“民宿”做国际比较呢?

夏雨清我觉得首先要把这个概念在地化。民宿到每个地方都有变化,中国台湾与日本的民宿也是不一样的。如果把民宿理解为个性化住宿,就可以对标到全球。

譬如日本,这个概念就可以对应到“温泉酒店”,而不是“民泊”。虽然都是在乡村里面的,日本的农村比我们的干净,也有家庭式服务,但很像我们升级版的农家乐。我们的民宿更像日本的温泉旅馆,很多温泉旅馆也只有几个、十几个房间,但很有设计感。

对应到中国台湾,我们的民宿跟它有点像,但区别在于他们是自有住宅,原先很多都是五间房以下的;而我们的民宿会更注重设计,是更精品酒店化的。大陆的民宿追求设计感,跟我们当下的审美有关,我们平时看到太多丑的东西了,就特别需要有符合审美要求的产品出现。但是开得起这种民宿的都不是当地村民,当地村民开的是农家乐,能力、审美以及投资几百万去改造几个房间的财力,这些当地人都很难具备。即便改造好了,他们也没有渠道去卖掉,所以很难实现。

我们的民宿对应到欧洲,就可能是葡萄酒庄园里面的,或者古堡改造的乡村精品酒店。有些精品酒店也很小,只有几个、十几个房间,一个家族经营经了很多年。这种酒店是很贵的,实际上比我们的民宿贵多了。欧洲的民宿是他们家住在这里,然后有几个房间用以出租,这个对应的就是我们的农家乐,但是他们的农家乐远比我们的要好。不像我们浙江临安20年前出现的80块钱包吃包住的那种,没有任何设计。我们的乡村是缺少设计的,房子比较丑,房间也很简陋。乡村民宿就是一个个性化的、小而美的东西,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产品。

李霞所以大陆出现的目前这种主流形态的民宿,其实是多个背景造就的,与日本不一样,与中国台湾也不一样。现在我们在市面上看到有一些书本和论文讨论民宿的,其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,就是大家对于“民宿”概念的界定不清晰。即使很多行业内的探讨也是这样,他要对标国外做一个产业数据出来,比如欧美的民宿、日本的民宿或中国台湾的民宿,但实际上对标对象没找对。读者在看的时候,就会觉得迷惑。所以我觉得对于这个概念的国际比较,是很有意义的。
-

   五问  如何看待

民宿的产业效益


 李霞您觉得民宿已经形成一个产业了吗?

夏雨清:这个肯定是。
李霞民宿产业对于上下游的产业能够起到多大的带动作用呢?

夏雨清:我觉得还是很小的。按国家文旅部公布的数据,现在有超过10万家民宿,但这个数据里可能又包含了农家乐,会不太准。而且这个数据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客栈,虽然有些客栈现在也已经有一些服务了,但是跟民宿,尤其是跟浙江管家式服务的民宿比起来,这些客栈就一个店长,再加一个阿姨打扫,基本上没服务。

李霞民宿跟传统酒店业的产业链带动逻辑一样吗?它的上下游会是什么?

夏雨清:我觉得民宿最大的作用是对乡村的改变。尤其是一家有入住率的民宿,对乡村改变是很大的。村民拿到的租金很有限,但会带来消费,不仅仅是在民宿里消费,还有客人带走的,这个对乡村带动会比较大。实际上,以前没有旅游的乡村,它与外界是没有任何经济交流的。一家民宿进来,就会带动乡村农产品、土特产等的消费。

像我们在宁夏中卫的民宿集群,我们现在是52间客房,5家民宿。我们是去年过年前七天开业的,春节的时候,客人已经把边上两个村庄的红枣全买光了。因为我们有寻访古村落的线路到那里去,那里都是西夏遗留下来的古村落,比较有特色。往年,这些村民的红枣吃不掉,就都扔掉了,送也没人要。淘宝上卖三元钱一斤,他们现在就卖五元八元的。现在他们都是从周边的村落进货来卖了。

还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,黄河宿集前面有一个片百年果树林,几百棵果树,基本上都是枣树、苹果树、梨树,以前每年都是烂在树下。运出去卖的话,可能连路费都挣不回来,所以就没人采摘。现在我们每天都要榨梨汁、榨苹果汁给客人喝,消耗很快。我们有52间客房,8月入住率97%,消耗会比较大,这消耗就会带动当地发展。

包括当地很多土特产,像浙江松阳老街上有一家佰仙面馆,做当地的水波面,手工做的那种面。我们进去之前,这家百年面馆快要倒了。当时我在《上海壹周》,我们报道了这家面馆,被当地领导知道了,也大力推。外地来了客人,政府都会带去吃。现在你到松阳,一定要排队才能吃得到这个面。

对于乡村,我觉得民宿的作用还是很大的。原先乡村只有出去,往全国各地去打工,现在因为民宿的存在把城里人吸引过来,城乡形成了互动,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。所以说上下游产业链带动了多少,我觉得这个不太重要,关键是对乡村的改变。

——


李霞您觉得民宿未来在整个住宿体系里面是少数派吗?

夏雨清:一定是少数派。我观察了一下欧美,他们个性化住宿已经存在很多年了,只占了整个住宿业20-30%的比例,但我们现在只有2-3%。还是很少,还有一个空间去发展,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肯定有些会被淘汰的,就跟日本的温泉旅馆一样。

李霞民宿是非标化、个性化的,但是我们一旦谈到民宿的规模,或者是连锁、品牌化的时候,就又会自觉不自觉地标准化,酒店管理的一系列东西就会出现。所以,民宿向酒店的那套体系靠拢是必然的吗?

夏雨清:在一些地方肯定是有界限的。其实我们也一直跟民宿从业者在探讨这个问题。服务行业肯定要有标准,否则客人都不敢住。譬如给客人提供一个基础水平的服务,尤其是卫生之类,这应该是标准化的,但是同时也要呈现出个性化的。我觉得“正规不正式”这个说法和理念很好。

李霞会出现民宿行业的标准吗?
夏雨清:很难。因为一般的行业标准是约定俗成的,像酒店就是标准化的产品。但是要呈现出来个性化,就很难。有些部分,比如说卫生、客人到店之前的服务,是可以标准化。但是当客人来到的时候,就要追求个性化,很难千篇一律。
李霞文旅部出的民宿行业评价与标准,其实把一部分的硬件和服务也标准化了。
夏雨清:这个我觉得也存在一些问题。比如评价标准里,民宿加分的一个点是要离三甲医院近,越近加分越高,但这得开在市区才行的,开在山里、废弃的农村那么偏僻的地方,哪里有三甲医院,有些甚至连卫生所也不具备。所以,有些评价标准的设立也并非完全合理。 

李霞这份标准里的很多细则还是参照酒店制定的,譬如24小时热水、四个枕头。

夏雨清:24小时热水还好理解,但4个枕头有些民宿也很难做到。因为枕头太多了,对民宿来说也是个负担。


 六问 |民宿还有

    投资价值吗


李霞之前有报道说,莫干山的一间客房的平均造价在50-100,再包括三年一小修,五年一大修的,那现在就只靠卖床位或者房间来收回成本吗?

夏雨清:对。现在民宿的最大问题,一个就是淡旺季的问题,另外一个就是刚才讲的就是收入单一的问题,只能靠卖房间,这个也没办法。虽然当地有很多土特产,但是有土特产也赚不了钱,因为那是农民的。如果将它重新包装,也只能卖给客人,没有更多的渠道可以去卖。

李霞到底能不能成为一个产业,取决于这个产品的持久的生命力。因为我们的乡村土地所有权性质,民宿投资人就是租赁农宅,只有土地和房屋的使用权,不具备资产增值的空间,日常的经营又不足以去回收投资。虽然民宿给乡村带来很多正向效应,农民也得到好处了,拿到租金、房子升值,附近的农民也可以卖东西,但对于投资人而言,头两年大家还可能凭借着热情、精神上的向往去做民宿,但到后面,还会有人不断地入场吗? 

夏雨清:这要看情况,有经营的好的人,三五年就能收回投资,后来就没压力了。做生意不可能全部都赚的,一般每个行业也就是百分之二三十是赚钱的,可能有一半不赚也不亏,当然有一部分肯定是亏的,这没办法,生意就是如此。从目前来看这一块还是比较良性的,还是有部分人在赚钱,否则他们也不会第二家第三家去开了。

李霞民宿赚钱的前提是什么呢?

夏雨清:一个是产品有特色,选址选得好。就像浙江松阳的过云山居,产品并不特别,但是选址好,有云海,一下子征服了很多人;另一个就是产品做得好,因为民宿的需求总是有的。像莫干山,从2013年的三四十家,到2019年的一千多家,入住率下降得很明显,但是总体的客群在上升,做得好的人还是能赚钱。

李霞因为民宿有明显的正外部性,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多地去呼吁政府对这个产业有一些投入?
夏雨清:不用呼吁政府也在投。比如说莫干山,政府就是要把整个它打造成中国民宿的标杆。现在的乡村小道,开车过去路还是窄的,但是两边全是鲜花,每个季节都不一样,就像到了欧美的乡村。民宿给政府带来的税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但是因为民宿进入,会带动别的产业进入。
——
李霞民宿的成功其实有很苛刻的条件。市场区位得好,自然环境得好,设计师品位也得好,运营能力和服务能力还得强,然后媒体的营销能力都得好,反正各种都得跟上,然后才有一家成功的民宿。

那这个产业,因为存活条件是很苛刻的,它未来的成长会从长三角发展到全国吗?什么样的地方能成功呢?以后会变得更容易成功吗?还是越来越难呢?

夏雨清:现在全国都有民宿了,但是我觉得成功会变得越来越难。在2013年到2015年,只要开出一家民宿等在那里就会有人上门,有媒体给免费宣传。现在传播的渠道已经是很窄了,还有,就是现在传播不再免费,都要钱。

李霞现在我们碰到全国各地的政府、业主客户,大家都觉得民宿概念很好,就想做一个民宿。但在选址上远离大城市,比如说本身省会城市就是一个三线城市,村子又离省会城市还有200公里,但是村子可能有一定历史,旁边还有个小景区,然后想发展民宿。在区位上就没有优势,比不了莫干山,周边还没有形成一定的民宿消费习惯,没那么容易能真正成功培育一个民宿出来。那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就建议别做了?

夏雨清:也不是。也不要把每家民宿都往最高端的方向去做。例如选址的影响,有些地方就做不出来。但是或许能解决当地周边游需求。比如说一年当中总有一些季节是要到这里来的,有淡季、旺季。它解决的就是旺季的需求,这样也是有价值的。可能全年入住率也就30%多,但也会有些盈利,或者是回收的周期比较长一些。

李霞民宿会找到新的价值出口吗?
夏雨清:如果能地产化,我原先租的,现在买下来,那就不开民宿了,只要房子在就够了,按照中国过去的资产升值规律,10年之后上升10倍轻轻松松。民宿只要开着就行了,资产升值就够赚的了。但现在资产升至跟民宿投资者没关系。所以,最后还是变成得靠理想来驱动的行业,而不是纯商业。我理解的民宿是有情怀的慢生意。

你有一家民宿,去银行人家想贷款,人家根本不理你的,因为这是轻资产行业。中国酒店行业的投资回报期都得二三十年,基本得靠地产升值来赚钱,而乡村民宿效率本身就低,又没有其他的价值出口,所以投资回报更低。像日本的酒店投资回报率很低,平均在2%左右。但好在这个钱是没利息的。所以,把产品做好很重要,设计很重要。但是设计这个东西也很危险,现在是网红,很快就会被淘汰,流行这个东西变得很快的。

李霞这个行业未来会有一个集中度吗?比如国外的酒店,百分之八九十属于大的酒店集团。
夏雨清:我看很难,因为民宿的效率太低。如果真的是按国家标准14间,酒店都不知道怎么管。现在酒店行业出来开民宿成功的,还没有。酒店的套路是总经理、总监,然后由总监再去管各种部门。单一个酒店总经理出来,没有兵,就做不了事情。

有些民宿走了很多误区,去找五星级酒店的职业经理人、总监,结果发现水土不服。这些人要带大批的人来才能做这个事情,你说怎么承受呢?民宿基本上一个店长,三两个管家,或者就是稍微大一点的五六个、七八个管家,然后七八个阿姨。有什么事情店长就要自己去干活。

李霞未来民宿会不会地产化?
夏雨清:这个跟政策有关。地产化现在做不了,虽然大家都想地产化。


— 完  —






图片来源 | 大地乡居、借宿、大乐之野、松赞旅行等网络
编辑整理 ▏大地乡居
转载、引用请注明出处。


  • 大地乡居公众号